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和公司女同事
我和公司女同事

我和公司女同事

第一章第一节:羞展美文胸

  还没有进公司的门就听到公司里一片嘈杂的嚷嚷声,肯定是老总还没有回来了,这是常有的事,赶紧进去凑个热闹。进去才知道公司新进一批内衣样品,让大家看看,发表一下意见,准备和这个内衣品牌合作。

  一群人围在那里,这个说文胸好看,那个说内裤太透啦,又说谁谁穿了不好,衬不了胸白费了布料,那个反唇相讥说她像奶牛,嚷着试穿试用呢,像开了锅。

  我们公司是做妇女用品的,或许是小时候的女性情节,也或许老板想要一个男性在这个女性堆里做个调节,全公司除了司机外就是我一个男性了。

  在这个女性堆里,就好像贾宝玉在大观园里一样,有时候我也搞不清自己是男性还是女性,女人们的小气,争风吃醋,尖酸刻薄,还好有一个男性在中间调和一下,我到成了大家争夺的对象了,就像护士学校里的男生一样。

  我进去的时候看着她们拿着五彩花俏的内衣兴高采烈的议论着,拿着文胸在那里比划着,有些干脆就穿在衬衣外面试,根本没有把我这个男性当回事,要是在别的单位有男同事在的情况下绝对不会谈论女人内衣这样羞涩的话题,那里会当着男性在那里相互比划着,张扬着。

  啊慧见我进来叫我过去帮她把箱子搬到桌子上:“燕子,过来帮个忙”。我本来叫秋雁,可她们说叫燕子好听些,更贴近她们,有种宠物感,大雁太大了不温馨,就那样叫开了,反正也就是个符号罢了,没有叫你什么什么号码就不错了。阿慧今天穿了件低胸衫,一弯腰里面的东西都看到了。她们也没有把我当异性,在着装上谁也没有在意上面或下面走光啦什么的,在女人堆里待久了,我对这些现象也见多了,也就没在意,刚放好箱子。

  旁边的芳姨就说了,“燕子,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我摇摇头说:“刚才顾着搬东西的,没注意啊,发生什么事情啦?”。

  “哎,你可白费了人家的一片心意了,人家专门穿了一件低胸衫,还专门假意叫你帮她搬东西,还恐怕你看不到里面,又弯了腰就是媚着叫你看,人家自己蒸的紫葡萄加白面馍馍你都不看一眼人家,多伤人家自尊心啊?”。芳姨才说到这。

  雨婷在旁边说到:“什么白面馍馍啊!面饼子吧。”

  阿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才知道刚才走了光,在公司里她们平日里也没有把我当男性看,像这些小事情她们从来就不当一回事,别说漏出文胸这样的事情,连内裤露出了也没有人把我当异性办。

  阿慧这次却故作惊奇的说到:“啊呀!这可怎么办啊,人家的身子让你看去了,我可没脸见人啦,我不活了。”说完就趴到我肩上,搂着我扭捏起来。

  芳姨本来是争风吃醋的,这下反而亏了,叫道:“哎呀,真是没眼看了,哪来的骚蹄子,我赶紧去洗眼睛去”。

  阿慧得势不饶的说:“燕子啊,我的文胸好看吗?这可是公司的最新产品,花绣的特漂亮,还是手工绣的呢,你别看它厚,但很透气的,立体设计,穿上没有压迫感,不会有那种嘞的感觉,像广告上买的那样,“穿了像没有穿一样”特舒服”。

  说着还拉拉胸前的衣服,让我看里面。做妇女用品的公司就是好,那些新产品总可以拿来试穿使用,否则怎么销售啊。

  阿慧这边正显摆着,那边雨婷走过生气的伸出手来拉阿慧的衣服说:“让我看看,哎呀!里面都平平的没东西,就像我说的跟面饼子差不多,还是没有发的面做的,让人家燕子看啥呢?浪费了这么好的文胸,还不如给燕儿做窝算了,省的人家燕儿到处衔泥做窝,还不暖和”。

  一来一去的,我赶快把阿慧拉了出来,到外面售货机喝饮料去了,要不又吵起来啦,女人堆里那天不吵几次呢。一边走出来,后面还不住声的说着呢,啊慧还想回过头反激几句,我赶紧拉快几步。

  啊慧说我帮她搬东西要谢谢我,请我喝饮料,转身就到售货机边操作去了。我看到她的文胸扣有俩个扣没扣上,就扣了一个,好像就要掉了似的,也不文雅啊。

  就说道:“你看你,衣服呢么透明,文胸扣也不扣好,就一个扣着,掉了就好看啦,虽然说里面没有东西掉下来,但也影响白领阶层的形象啊,肯定又是急急忙忙起床赶着上班啦,咋说也是白领阶层,咋和打工妹一样呢”。

  阿慧转过头怒怒的楸了我一眼说:“怎么你也跟着她们嚼舌头说我胸小呢?好伤我的心啊!我还当你闺蜜呢!”

  我赶紧补充说到:“阿慧,天地良心啊,我可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的意思说里面不会有东西掉出来。”

  啊慧一边弄着售货机一边说:“掉什么下来?不就是笑话我把胸衬掉下来了吗?再说啦,你不见我忙着呢,还不帮我扣好,就知道看着笑话人家,咋学的和雨婷一样损我啊,人家说我太平公主,你也跟着说我吗?根本不当我是你闺蜜,活脱脱一个流氓,我算是看错你了,我要和你决裂”。

  像女孩子间这样的“狠话”你还不要当真,我也没想呢么多,就隔着衣服帮她把剩下的文胸扣扣上了。谁知道后面还站着雨婷呢,雨婷接过话就说到:“谁又跟谁学啊?我啥时候教人家一个大男人帮我扣文胸啦?诶呦,这一转身的功夫,这都摸上手啦,你们也不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芳姨啊,我也要去洗眼了,你等等我哈”。

  阿慧刚拿了饮料转身要还嘴,我赶紧用身子挡在中间。雨婷一边跑开一边嚷道:“阿慧,还是摸摸自己的文胸扣扣好没有吧,怎么让一个大男人干那些事滴?人家一个童子咋会干这些事呢?”

  阿慧对着雨婷哼了一声,专门转过身去对我说:“燕子,看看你帮我扣好了吗?别到时候给她们笑话你的手艺不行,这可是你的尊严”。

  我表示了一个晕倒的姿势说:“这也成我的尊严啊?”

  我看了看阿慧的背后说:“放心吧,三个扣都扣好了,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好你可真要和我决裂了”。

  阿慧有意扭捏我到:“燕子,看你扣文胸扣那么熟练,是不是帮别的女孩子扣过啊?”

  我瞪了一眼她说道:“我真的和你决裂了!”

  第一章第二节:神秘的芳草地

  这天中午,我从外面回来,见公司只有啊慧,就问道:“要加班么?老板给了多少加班费啊?分一点给我,让我帮你啊。”

  “咳!人不走运啥事都碰在一起,快下班了老板叫我赶篇文章,叫了送餐的来,我起来接,又把脚拧了一下,还好不怎么疼,不过最可恨的是我闺蜜还要趁火打劫,本来就穷无分文的了,还要在讨饭的碗里抢食物”。啊慧一边打着文章,一边头都不抬的说着。这就是女人,总忘不了要忸怩一下。

  我打趣道:“你是看上人家送餐哥英俊了吧?头发昏才扭到脚的,要不是站起来接个快餐都会扭到脚?是不是想扑到人家怀里啊?或者是送餐哥见公司上上下下没有人想非礼你,你誓死不从,跟他进行了顽强的搏斗,才把脚扭伤的,公司要颁发一个见义勇为奖给你。”

  阿慧还是头都不抬的说:“你真是我闺蜜,是真的!不过你猜错一半,哪个送餐哥确实英俊,我还扑了上去,可人家死活不干,还把我推开,扭头就跑了,这不才扭到脚了,不过我赚到一餐盒饭钱。”

  我趴到阿慧的肩膀上说道:“我晕死了,人家说我啊雁是作家,想不到这公司里还有比我更厉害的,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高手在民间,”

  阿慧哼道:“你以为天底下就你一个男人啊?”

  我推了一下阿慧道:“哎呀!你好像从来没有当我男人啵。”

  阿慧抬眼做了一个亲亲的嘴型,而后继续打她的文章。

  我关切的说到:“公司有药箱里有按摩膏,我帮你按摩一下,我的手艺可是有祖传的”。

  说着拿来按摩膏,搬了个椅子放在她旁边,我坐在她对面,她一面敲打着键盘,一面毫不加思索的就把脚放在我椅子上。一般女性在公共场合抬起腿或叉开腿都会把裙子压一压,遮住里面的部位别走光了,啊慧就当在自己家,就当我是她老公一样,毫不忌讳的把腿叉开抬高,展现在我的面前,是啊,哪个两公婆在家不是随随便便的,还怕走光不成?我帮她脱了袜子,在脚踝的地方擦上按摩膏,轻轻的揉了起来。啊慧今天穿了一条短裙,加上她把脚抬起来放在我的椅子上,里面那条天蓝色的透明内内都看的清清楚楚。上面飘着淡淡的黄花,半透明的丝质内内很是诱人。透过那层淡淡的烟雨朦胧,我像在观赏着某个大师的水墨画,像是一缕炊烟,又恰是瀑布,更好像是田野的芳草,蔓长在沟壑之间,有于春色展现在眼前。偶尔有一两片调皮的小草从旁边钻出来出来透气,仿佛是大师不经意间把毛笔挥出了纸边,这等的不经意更给画作填色不少,而这层烟雨隐隐约约的往往比哪毫无遮掩的还吸引人的遐想和追寻,只可狠是哪草地边的泉眼被双层的裆部遮盖的严严实实,更让人钩心。我一边揉着,一边痴痴的看着。但觉得我的下面那里有东西在动,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养的那个小家雀醒了,顾着看眼前绚丽的风景呢,不安分的在那里伸展着身姿。我低头一看,原来啊慧的脚趾在我那里挑逗着我的小家雀,本来望着她的哪幅水墨画我的小家雀已经不安分守己了,现在又经她的脚趾的挑逗,更是激动不已。

  我不好意思的说:“啊慧,我帮你按摩呢,你的脚趾还在那里调皮乱动,挑逗我的小家雀,你也不管管”。

  啊慧笑着说:“没办法,这是协调运动,祖上遗传下来的,我的上面的手在动,下面的脚趾就不自主的协调运动起来,真是很烦的,我也不想的”。

  “那有这样协调的,分明是在调戏我好吧”,我说。

  啊慧反到:“啊燕,我就这这个毛病,是我天生下来的这个毛病,手一动,脚趾就要跟着动”。

  我没好气的说:“强词夺理”。

  啊慧脸红着说:“谁要你看我那里啊,我要是不动一动你,我可不亏大了,这样咱们两不亏,在加上我跟你的小宠物玩玩它也不寂寞啊”。

  我抢白道“什么啊,你只是被人家看了看,什么也没有损失,还是主动让我看的,我是不想瞧的啊。你是手脚都动直接接触我损失可就大了,亏了关键地方”。

  啊慧转过脸:“你偷看人家那里,得了便宜还卖乖,按你的说法,你到女浴池看人家光溜溜的女人也不犯法啦?你到厕所偷窥也没有事啦?”

  我抢白到:“你叉开腿在我面前,又不是我故意的”。

  啊慧说:“什么叫君子非礼勿视”。

  我小声说道,“那我还是做小人吧”。

  阿慧得意的继续动着她的脚趾,我羞涩的说道:“你脚丫子别挑逗我的小家雀好吗?把我的小家雀挑逗的竖起脖子就麻烦了。”

  阿慧笑趴在键盘上说:“那有什么?不就支个帐篷把了。”

  说笑间也按摩完了,我拍打了一下阿慧的脚说道:“人家香港人叫这个是“咸猪脚”,看来没有叫错,还是母猪的“咸猪脚””。

  阿慧说道:“你才是猪呢!我要是猪你刚才还会偷看我哪里?你们男人就是哪个死德性,赚了便宜还在那里扮清高,又看又摸的搞完了还说人家是“咸猪脚”,真是该天煞的”。

  我狡辩到:“这是什么摸啊?天啊!我帮你按摩了臭脚丫子,没有得到一句好话,还要被这样冤枉,真的不和你好了!”


  【完】